【行业动态】|10亿保底8亿可上岸:保底发行是“豪赌”还是拆解风险的财技?

来源:


  今夏的电影市场,保底发行又成了一大热词:一方面“非保底,无大片”,强IP、A级制作的电影几乎全选择了保底发行以转嫁风险;另一方面,映前呼声甚高的各大保底影片又纷纷扑街,无一完成保底指标,引得舆论一片叫衰。

  不过,今天我们不叹此夏之变,也不再挖坟头揪典型拿《美人鱼》《叶问3》说事儿,而是要细细带大家算笔帐,看所谓的保底发行是否真的是“达标者生,不达者死”的“豪赌”之局。

  身份多重,发行方可能10亿保底8亿上岸

  动辄数亿甚至十亿级别的票房保底线,这是舆论对保底发行有“豪赌”印象的原因所在。再加之国内的保底发行与国外的完片担保不同,保底方大多在前期并不对影片制作进行监督、监控,从而加重了保底发行的机会成本。

  然而,保底发行毕竟是商业行为,它的分成并没有台面协议所表现出得那样戏剧性。在看似凶险的分账条件背后,出品与发行双方可以在协议细节中,通过多种方式分担风险——其中最普遍的一类便是保底方参与投资,或者是出品方参与保底发行。

  今夏暑期档票房位居第二的《绝地逃亡》,主要出品方唐德影视就曾在影片上映前不到一周,宣布加入影片的保底发行,并为此支付5175.48万元的保底金以换取该电影保底和超额收益分成的15%,同时增加2000万元的宣发费用。同样,目前居暑期档票房首位的《盗墓笔记》,其主要保底发行方世纪长龙也是联合出品方之一。

  对于《绝地逃亡》出品方加入保底发行方的行为,可以解释为唐德影视对影片票房的十足信心,但也可以理解为制片方拿出部分收益分担发行风险,以期在不降低保底票房的前提下,出品方、发行方好聚好散,或多或少各有所赚。而世纪长龙在《盗墓笔记》中身兼双职的身份,也是降低发行风险的有效财技。

  虽说保底发行的协议一家一样,但影视独舌还是从资深保底发行从业大咖那里求来了一套基本公式和通用系数,且将保底发行中保底方真正的支出情况算给诸君一看:

  暂举一例:

  假如《A》片,成本为2亿的影片,保底票房是10亿,发行保底方同时又是投资方之一,投资占比20%,双方约定的宣发费是4000万(优先扣除),发行代理费是10%(优先扣除)。

  那么,发行保底方应支付给出品方的费用(单位:亿)为:保底票房×38%(通用分成比)-宣发费用-代理费=10×0.38-0.4-0.38=3.02(亿元)

     而发行方实际支付给出品方的费用(单位:亿)为:应付费用+投资-保底金分成=3.02+2×0.2-3.02×0.2=2.816(亿元)

   仍以38%的票房分成比来算,若影片实际获得8亿票房,实际可能花费的宣发费用为0.2亿元,那么发行方将获得的收入为8×0.38-0.2=2.84(亿元) ,已经超过实际支出的2.816亿元。

  也就是说,保底发行的《A》影片,即便没有达到对赌的10亿票房,发行方也能凭借8亿票房成功上岸,毛利润实现盈利。出品方更是在影片未映之前,就提前获得了3.02亿元的回收保证,摆脱了风险。

  事实确如我们所推算的那样,记者获悉,以10亿保底的《盗墓笔记》虽然截止昨日票房刚刚达到9亿,但出品、发行各方已安全上岸,各有小赚。

  保底发行持续发展的三重推力:稀缺头部资源、新兴发行力量、独立制片方

  以上我们替保底发行方的电影市场回报算了一笔帐,得出的结论是:看似接盘侠的发行方,在资本回收上并非占绝对劣势——毕竟保底发行是你情我愿的商业行为,所谓的“豪赌”成分大多可能是局外人的想象。

  并且,如乐视影业副总裁黄紫燕所说,就目前电影市场的资本运作情况而言,“保底发行投入产出的计算方式,不应当仅仅包括电影市场的回报,还必须把资本溢价,或是品牌溢价考虑进去”。

  近一两年,随着大量资本力量的介入,对高票房或者顶级头部内容资源的诉求日趋强烈。而在电影发行界,几大巨头占有绝大部分市场,对于本来就异常稀缺的头部资源,更是紧握手中。

  对于新兴发行力量,如果依靠传统发行方案,获得顶级资源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如此也就等于失去了资本引流的力量。而保底发行为新入局的发行公司打开了一扇窗。自保底发行兴起以来,靠一部影片“一战成名”的新兴发行力量不在少数,保底《美人鱼》的和和影业、联瑞影业,以及保底发行《心花怒放》的影联传媒都位列其中。

  虽然,对于把票房和基金、股价绑定在一起的保底发行,有反对的声音认为它“把发行玩成了溢价”,“破坏了行业规矩”,但只要新兴发行与资本力量不断入局的情况不变,只要优质资源持续稀缺,保底发行就会作为拓市场、打品牌的财技一直存在。只是玩法可能会从粗犷走向翻新、完善,市场监管也会不断规范、严格。

  另外,保底发行还有一重不可忽视的推动力,便是电影市场的迅速增长,使得部分优质项目从大制片公司流向独立工作室的趋势。这些独立工作室,多以著名导演、演员等核心制作人员为大梁,体量偏小,而项目资金本身就可能来自于业外资本。

  如果说对于大制片公司而言,因为具备完善的宣传体系、发行资源,甚至还可能有自己的院线,因此很少选择卖断影片保底发行的话,那么独立制片方则更倾向于选择保底发行。2014年《一步之遥》虽然保底发行并不成功,但也仍可算典型一例。毕竟,对于轻量级的独立工作室,保底发行将成本回收周期几乎缩减一半,并且只要专注于自己擅长的前期就可以全身而退,把接力棒交给发行方,何乐而不为呢?

  退一步说,保底发行也不是自诞生之日起便背上了“豪赌”的骂名。即便在中国,从博纳大当家于冬的《天脉传奇》一战算起,也已经有了十多年的历史,在全球娱乐行业更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保底发行,说到底也就是一种常见的商业博弈,是市场行为,是不是“豪赌”要看具体形式、要看它的动机和效果。正如周铁东所说,“如果通过保底用高票房的话题来‘讲故事”,以求达到别的赚钱目的”,那么便可斥之为炒作捞钱的搅屎棍。否则,作为市场推动的商业行为,大可不必视保底发行为洪水猛兽。


[返回新闻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