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 |一部引人深思的电影,《荒城纪》将黑色幽默进行到底

来源:

集结了众多老戏骨,剧情令人非常期待的一部黑色幽默电影《荒城纪》上映倒计时7天。路演活动提前一天热力启动,导演徐啸力,男主李畅将于5月17日(下周四16:15)齐聚巨影国际影城(徐汇区吴中路52号宝鼎古北广场7层)与您一起观影!将在此条微信中选出6位观众,共赠送12张电影票(文末查看参与方式),让您先人一步体验城中啼笑皆非的荒诞人物。

《荒城纪》以小切口展开叙述,描绘了在新生活运动背景下,一个个可怜、可恨又可笑的小人物的生存现状。本是一次“求财”的好时机,本是一段应该被成全的好姻缘,却阴差阳错、荒诞无度的错听错办的“祠堂建设”事件中,演绎出一场震人心慑人魄的人性之炼。

从预告片中,可以窥见电影中小人物画风清奇,鬼面色彩斑斓却透着邪气,人与鬼面交织着,令人感觉荒诞却不荒唐。《荒城纪》利用粮食,女人和枪,这三大要素,像我们展现了兵荒马乱年代里,黄土荒城上,衣衫褴褛中的乱世浮生像。

粮食,直接关系着生存。在那个年代,活下去才是第一需求,至于生活质量、夫妻关系、爱情未来都是太渺茫未知。当我们了解到最基本的需求,才更懂得故事诠释的法则。保长为了救济粮,萌生出了靠新生活运动发财的计划。饥饿的村民们即使在知道救济粮被克扣,怒而找保长之后,面对着立马开仓发放的粮食,也“一粮泯恩仇”,还忙不迭的偷拿偷抢粮食,这点在预告片中表现的淋漓尽致。正如刘恒小说《狗日的粮食》里所描述的,在生存和粮食面前,人的尊严,自由和情感都一文不值。

女人,在预告片里清一色黑棉袄棉裤的灰暗凋敝的对比下,女人们身着鲜亮艳丽的服饰,成为一抹极为突出的色彩。可她们却沦为为祠堂供奉的贞洁牌坊,她们的名字和意义,都蕴藏在男人背后。李忆莲,因为寡妇的身份,而被定位为献祭祠堂的牺牲品。她如过山车般急转弯的生死,也让人明白,在大时代的大背景下,人是没有办法选择自己的生死的。预告片中,被绑上火堆、活活烧死的李忆莲至死都是无声的。这既是村民们愚昧麻木戕害的结果,也是“政权神权族权父权”下的第二个祥林嫂。

枪,既代表着权力,也象征着男性的性征。预告里有一处黑色幽默的情节,矮男人在老婆面前一直忍气吞声,一旦枪在手,就瞬间趾高气扬,被老婆调侃 “硬”了起来。保长和老族长在村中拥有更高的权利,互相勾结,煽动乡亲们建祠堂,把当时官场的贪婪、黑暗和无耻刻画的入木三分。在男性、男权控制的社会里,李忆莲的生活和命运被轻易的左右,让观众在笑中感受到了一丝残酷和悲凉。

像导演说的“电影里没有明确的好人和坏人”,在特定的处境下,生存的原动力就是欲望,《荒城纪》就像是一部欲望的交响曲,村民们为了不饿肚子,一日三餐就是基本欲望。保长和族长代表的权利被欲望所控制,最终改变了一个女人的命运,也代表着一个时代女性的悲剧。比饥饿更可怕的是愚昧,比欲望更凶残的是人性的幽暗,即使我们已经远离那个时代,却依然可以为之警醒。


[返回新闻列表]